湘江边鱼市重新

“电、毒、炸”仍然被禁

江边鱼市重新“开张”

早上7时许,长沙市解放西路口附近的江边上,三三两两的渔民带着凌晨捕到的新鲜鱼,沿着河滩一字排开。盆盆桶桶里装的鱼种类很丰富,有鲶鱼、黄鸭叫、刃子鱼、甲鱼……已经消失足足3个月的湘江边鱼市又重新“开张”,卖鱼汉们愉快地相互打着招呼。

全市涉及禁渔范围的渔民435户、1858人,每户每人每月补助金额由50-200元不等。望城县对专业渔民补助100-170元,兼职渔民补助40元,全县共计272户、1365人,发放补助44万余元,全县还安排禁渔工作经费30多万元。市区对专业渔民没有进入低保的每人每月补助200元以纳入低保的每月不足200元的补足200元。为妥善解决外地渔民生活问题,市畜牧水产局采取劝退还乡的方式,对湖北孝感、衡山等地渔民发放返乡路费每户200元。

禁渔期间渔民生活有保障

据了解,这次全面解禁的水域为整个洞庭湖和长江水域湖南华容县塔市驿伍马口至临湘市白沙洲183公里段。这片水域从事捕捞作业的有来自湖南、湖北、江西、安徽等9省56县的近万名渔民。

长沙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站负责人贺旭成说,据他了解,从橘子洲大桥至靳江河入湘江段,渔民平均捕鱼20多斤,比去年同期多了10斤左右;在浏阳河入湘江口一带约有29条从湖北来的渔船,渔民昨日的捕鱼量也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0多斤。

长沙市畜牧水产局局长聂荣富表示,只要坚持不懈,相信湘江鱼类资源会恢复得很好。禁渔令颁布后,湘江长沙段钓鱼的人很少,说明市民的生态意识也变得越来越强了。

30日中午12时,为期3个月的洞庭湖春季禁渔正式结束,来自湘、鄂等9省56县的渔民撒下春禁后的第一网,烟波浩渺的洞庭湖再现“渔歌互答”的场景。

一晚多收了10多斤

贺旭成昨日表示,解禁后,到湘江长沙段来捕鱼的专业渔船必须有捕鱼证。同时,禁止电捕鱼、毒鱼、炸鱼及利用迷魂阵捕鱼。对于违反规定捕鱼的,渔政部门将严肃查处(违规行为最高可处5万元罚款)。对于违反作业造成资源危害特别大、情节特别严重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在浏阳河入湘江处,来自湖北的渔民易冬发正在撒网,他在昨日零点后的5个多小时里,捕了近50斤鱼,并且鱼的个头明显比去年的要大。而渔民聂大志更加幸运,他一晚上不仅捕到了100多元的鱼,还外加近400元的唆螺。

作为我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是白鳍豚、江豚、中华鲟等洄游性珍稀鱼类理想的生长、交配场所。据当地渔政部门监测,1964年普查时,洞庭湖区域尚有164种鱼类,至今仅见110余种,而且部分已濒临灭绝。为保护洞庭湖和长江渔业资源,湖南自2002年起实行春季禁渔,从这年起,每年的4月1日至6月30日,洞庭湖实行“船进港,网入库,人上岸”。

家住在南门口的七旬老人周爹爹是个钓鱼迷,“十多年前,湘江河里的鱼又大又多,后来都是用电打鱼,就明显少了。”他说,经过电打的鱼,即使侥幸逃生也没有了繁殖能力,对鱼类资源的破坏相当大。

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副局长邓为民介绍,禁渔前,洞庭湖的渔业资源捕获量呈逐年递减趋势。近年实施春季禁渔后,洞庭湖的鱼类资源量每年以15%的幅度增加。

72岁的周爹爹慢慢在湘江边上徘徊,他身边的小网袋里,放着一条一尺来长的草鱼,这是他一上午的“战利品”。4月1日-6月30日,长沙市在湘江长沙段及浏阳河、捞刀河部分水域首次实施春季禁渔,至昨日零点禁渔期正式结束。开禁的第一天,不少钓鱼爱好者陆陆续续地出现在了湘江边,而从湖北、衡阳等地过来的外地渔船昨日也回到长沙。

洞庭湖春季禁渔结束 近万名渔民下湖捕捞

禁渔期间,长沙市还联合株洲市、湘潭市,于4月1日在湘江风帆广场投放大规格春片鱼种100万尾。6月26日,长沙市又向湘江投放优质夏花苗种100万尾,浏阳市也先后投放各类鱼种170万尾。

潇湘晨报7月2日讯来自长沙市渔政部门的统计显示,禁渔期间,长沙各区、县按照本地实际,扎实解决了渔民生活补助问题。

渔民陈军说,昨日凌晨,他就在鱼市附近撒下第一网,到早晨6时,共捕上30多斤鱼。特别让他高兴的是,有一网,竟然捞上来一只2.6斤重的野生甲鱼,按市场价格,这只甲鱼可卖300多元。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